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工艺推广 >

下雨起风就跳闸停电

时间:2020-06-14 03:45来源:未知 点击:

老区的田间道路建设更是落后,硬化普及率低,大部分机耕道路还是泥巴路。仅蔡甸区消泗乡就有60余公里,农机作业难下田,生产资料、农副产品进出困难。而新洲革命老区绝大多数的村无机耕路和晒场。

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武汉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徐业亮深有感触地说,武汉要率先进入小康社会,不是仅看城市的小康,而要看全面的小康。没有老区人民的小康,武汉的小康必然有“盲区”。

“村级经济发展不起来,基层组织无钱搞基础设施建设,对农民的增收基本没有‘反哺’能力。”潘塘街人大工委副主任姚寿生说,我们现在“造血”功能严重不足。

罗扬村种植过柑橘、板栗,养过桑蚕,还大投入地种过蘑菇,结果均失败。“到目前为止,我们还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主导产业,农民的主要收入仍旧靠外出打工和种植粮、棉、油等传统农作物。”村委会主任罗治金说。从2002年至今,罗扬村已经负债60多万元,新农村建设的100多万元资金全部是罗治金个人垫资。

有资料表明,2012年,武汉市革命老区地方财政收入10.54亿元,仅占全市的0.75%。老区的村集体经济普遍薄弱,造血功能不足,近几年,又新增村级债务1.3亿元,农民增收难。

村湾道路毁损情况较重。江夏老区五湖公路、山舒公路破损严重亟待维修,尚有100多公里通湾公路和与周边地区断头路未修建;天子山大道建设7年未贯通,现有路况破损严重,交通事故频发,安全隐患较大。

土地撂荒现象严重

增收减负、水电路畅通、公共服务,是武汉革命老区人民的三大期盼。

据悉,今年前八个月该市人大常委会组织6个调研组,深入革命老区调研发现,老区经济基础薄弱,地方财政收入仅占全市的0.75%,水利设施建设滞后,电网普遍老化陈旧,老区多数学校师资力量薄弱,办公条件差等。

村级机构债台高筑

新洲区潘塘街是该市最偏远的街镇之一。按照该市划定的“人均年纯收入低于3500元为贫困人口”的标准,潘塘街的贫困人口有3915人,占农业人口的12.7%。

老区人民呼吁,小康路上不能让革命老区掉队。

江夏区舒安乡张塘村户籍人口1498人,现在常年在家只剩180多人,两个自然湾26户人家,完全空巢。

没有集体经济支撑,潘塘街28个村欠债达1054万元,沉重的债务使得村一级组织无法拿出资金进行基础设施建设,有的村只能由村干部自掏腰包垫资搞发展。

去年,该市革命老区农民人均纯收入比全市低12个百分点,还有1.2万户、3.6万人未脱贫。如新洲8个革命老区街乡镇2010年、2011年、2012年农民人均纯收入较全区农民人均纯收入分别低288元、653元、662元。

武汉市革命老区分布在黄陂、新洲、江夏、蔡甸4个新城区,涉及7008个自然湾,31.2万户。去年老区农民人均纯收入比全市低12个百分点,还有1.2万户、3.6万人未脱贫。

教育发展落后。目前,全市老区仍有217名儿童辍学在家。老区的中小学标准化建设比例仅为50%。蔡甸区消泗乡中心小学有32名教师,平均年龄47岁,并已有12年没有新进一名教师了。江夏区山坡街、湖泗街中小学拆并后仍有30余名老师目前仍然住在上世纪70年代教学楼改建的宿舍,没有卫生间,生活极为不便,70多名教师共用4台电脑,办公条件极为简陋。

郑明桥摄

据统计,该市革命老区目前还有158个行政村季节性缺乏安全自来水供应,仅新洲老区就有181个自然湾还未解决自来水。

今年出台的《武汉市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规划纲要》提出,武汉力争2016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。

在这些老区,水网、电网老化问题严重,亟待升级扩容。目前,不能正常供电的有223个行政村,占总共行政村的25.6%。蔡甸区消泗乡渔樵村、七壕村、挖沟村等村的电压低,下雨起风就跳闸停电,尤其是夏季,冰箱、空调等家用电器都难以使用,只能保证生活照明。新洲老区潘塘街,由于变压器容量不够,每年1月至6月,40瓦的照明灯只相当于20瓦,到夏季电扇、空调不能启动,有的村甚至出现大年三十停电,群众点蜡烛过年的现象。

罗扬村并非个例。近几年,潘塘街调整种植结构,就是希望找到合适的产业来发展村级经济,先后大面积种过苎麻,栽种过橘子树、桑树、枣树,培植过百灵菇、双孢菇,但屡试屡败。

财力不足,带来老区水利设施建设等普遍滞后。据统计,目前该市革命老区农田旱涝保收面积仅占耕地面积的58.3%,各地不同程度地存在泵站失修、塘堰淤塞、渠系损毁等问题。仅小型泵站因年久失修不同程度损坏的就有1539个。如蔡甸革命老区250公里的民垸堤堤身普遍矮小单薄,渗漏严重,其中侏儒街仍有军山外垸、成功外垸等3.8公里堤段为险工险段。

“空巢”现象导致了农村土地撂荒现象严重。据统计,到目前为止,全市22个革命老区街乡镇中有727个行政村有撂荒现象,撂荒面积共86187亩,占所有耕地面积的7.6%。如江夏区舒安乡总共耕地48000亩,现在撂荒6000亩,占总共耕地面积的1/8。

“没钱什么发展都谈不上。”姚寿生介绍,基础设施建设欠账太多,村与村之间30多公里的断头路没有修,支渠道、毛渠有80多公里没有硬化,90%的自然湾的出行路未修,95%以上的自然湾没有机耕路,农业生产还靠“肩挑臂扛”。乡村中小学教师、学生流失严重,学校集并后部分偏远村庄的孩子上学困难。

老区人民三大期盼

武汉市革命老区多地处偏远山地丘陵地带,土地瘠薄,农业机械化、科技化推广和应用程度不高,土地流转困难,规模化、集约化经营不畅。老区空心村现象日趋严重,劳动力大量外出。